2003年小品文 系列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依循   2003/09/14

荒謬   可笑   罪惡

不知所以

F4王八  怪物__可也

 

這我們存活的世界

生存的樣貌啊

每個人都在其中

屬於全體

不知何去何從  或許

也沒有所謂來去的方向吧

 

容忍與接納

幽默以對  自己與世界

或許總有祂的意志

只是難以了解呀

 

關於醜惡

包容?管束?都需要!

__存在的事實

__自嘲之餘的盼望

朝向

少一點罪惡與悲哀

 

路途上  可有那麼

一盞燈   一點安慰

只存於心中__也罷

 

 

 

剪貼的希臘遊記         

雅典 德爾菲 卡蘭巴卡   2003/ 7 / 18

起伏的丘陵上是巨大裸露的岩塊,赤熱的陽光毫無保留的直射在大地上,岩縫間竟也能長

出樹木。我讓自己曝曬在火辣辣的太陽裡,揣想著,這樣的緯度、這樣的地貌,

是如何影響著古希臘人,如何孕育出那樣自由、開放、充滿美感與生命力的文明?

以前在圖片上見過奧林匹克運動會那個贏得桂冠的「車夫」;還有那個斷了手和斷了

G G 的人,實在不覺得如何。

然而,近距離的接觸,雖仍看不清楚,卻有強大的觸動力。

德爾菲的遺跡,雖只剩殘缺的石柱、基座,徘徊在用巨石堆疊而成的劇場、講台、神殿林

立的石柱間……,遙想古希臘人與天地的對話,一個個完美的全人,彷彿依然活躍在陽光

曬的滾燙的巨石上,正裸身自由的跳躍在林立巨石的山丘上;正慷慨激昂的發表他們的哲

思。

陽光越是赤熱,皮膚越是灼熱,愈是與天地相容,於是乎忘了自己是人還是神。

 

 

 

卡蘭巴卡 玫特羅    2003/ 7 / 19

中世紀東正教的修道院,如同想像中一般矗立在高聳陡峭的岩壁頂端。

室內光線微弱,我幾乎什麼也看不見。P 說多半是儉樸的壁畫、雕刻,沒有台灣道教

寺廟的金碧輝煌。

我不知道畫了什麼、刻了什麼,只覺得像西藏眾多喇嘛寺一樣,遙遠神秘,

我在其中感覺不到上帝,無論畫的多美、雕的多精緻,我想我還是感覺不到我的聖殿。

在我所可以感覺的光影與溫度中,有沒有這樣的一座聖殿,沒有軍隊、沒有政權或富人的

資助,因而也不屬於他們?有沒有一座聖殿不用財富和權威、教條;有沒有一座聖殿,

使人直接聽到上帝的召換?

 

 

 

雅典   2003/ 7 / 20

俄羅斯政教的大教堂正舉行週日早上的彌撒,合唱團在禮拜中配合吟唱著,

是那種中世紀傳統古老教堂裡精緻、純美、小型的合唱…!

石砌的外牆,內部是木製的廊柱和樓板。祭壇前的蠟燭和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柔

和的閃著光。

鐘樓上的鐘是19世紀俄皇贈送給本教堂的。信徒有的披著頭巾,有的穿著時裝,

有秩序而虔誠的禮拜著。這一幕似曾相識…,想起托爾斯泰小說中的場景。

在一樓站了一會兒,爬上木梯,沒有人阻止。迴廊的欄杆旁有兩三個信徒,坐在

他們旁邊,往下看,是蠟燭形成的燈海。合唱團也在二樓,這個位置真好!

教堂中央層層上升的玻璃透著天光,歌聲響起時,我不自覺的仰頭迎著它。

週日早晨的盛宴終於在這裡豪奢的展開!

昨晚夢見背著我的大旅行背包,被人從巴士上趕下來,沒有驚慌,只覺得沉重,

又夢見媽病了,很無助。

 P 和 H 去憲法廣場看衛兵交接,約好在教堂門口會合。

每個人所依循憑藉的不同,在第一次的自助旅行中,為活動安排而看出人的差異,無論

如何對每個人那都是重要的。

 

 

 

克里特島  哈尼亞  2003/ 7 / 22

在港口咖啡座,P 讀希臘神話給我聽,這是場饗宴。

希臘人以自己的形象創造神。神具所有複雜的人性,可見希臘人對人是寬容的。

然而,希臘人的神並不是他們的宗教,我想用他來認識人性,或許更適切。

面對人性的多樣面貌,來自宇宙的光明與黑暗,神性與獸性兼具,人們該如何看待自己?

何所依循?尊重?管束?

我猜,在希臘的法律中,應該是沒有死刑的吧。

喜歡哈尼亞,因為每個鐘頭都會傳來教堂悠揚的鍾聲。

 

 

 

聖多里尼 fila   2003/ 7 / 24

中午熱的使人頭昏,坐在面海的餐廳吃不怎麼樣卻貴的要命的三明治和咖啡,這裡看不到

「希臘」,是歐洲人的希臘。

沿著山壁有環繞而下直到舊港口的石階,我不知道為何會走下這條「驢糞大道」,

滑溜溜、髒兮兮的令人渾身不舒服。到處都是給觀光客騎乘的驢子,都很健壯。

然而腦海中卻出現小時候看過的卡通「木偶奇遇記」,忽然覺得這裡簡直就是恐怖的地獄。

不知道怎麼會把大把鈔票往這樣一個使人覺得貧瘠空洞的地方丟,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個

遊魂。

 

 

 

游泳!  2003/ 7 / 30

和說話一樣,我只想說我想說的,在我想說的時候。

很慶幸在santorini IA發現那個無人的海岸。

米克諾斯的天堂海岸,有潔淨的白沙和清澈透明的海水,但渡假的人太多,海灘上擺滿了

要收費的躺椅、洋傘、還有飲食攤,震天嘎響的熱門音樂,外面塞滿了車。

所以我選擇在清晨與日落時,對著遊客散盡的大海野餐,然後吹陶笛。不覺得可惜,

因為我已有過最美的,比起幾年前去帛琉浮潛,天堂海灘實在不算什麼。

期待今晚回雅典,能在衛城千年的半圓形劇場聽一場音樂會。時間緊迫,且不確定今晚

是否有演出。

 

 

 

大壩登頂雜感   2001 夏天

                                                 

    「準備攀登」,打好繩結,扣上鉤環,就要開始了,依照規定,我高升的向隊友這樣大聲喊出口令。 「確保完成」,聽到回應,炳住氣息又按標準程序慎重的喊「開始攀登」。

最後攀爬岩壁完成登頂的

路,是C引導的,這段路有他,我知道我一定能做得很好。

    站在大壩峰頂,K拿著攝影機要大家說說感想,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自己

有什麼感想。然而話才出口聲音就哽咽了,自己也搞不清怎麼回事。

雖說沒見過多少名川大山,大壩卻不是最令我興奮、震撼的,而這樣的反應確是頭一遭。

 

    坦白說,那次逐鹿、家九聊、紅河谷之行,出乎意料的走到半夜一點多,雖說有人認為這段路程遙遠,其實應該可以安排在兩天完成的。但是,為此我仍深

感抱歉,心理一直無法釋懷。因為如果沒有我,在那天的情況下雖然大家也還是一定要摸黑的,但畢竟可以不用走到半夜。有一段時間,我不敢要求參加活動,心想「我得認清事

實安分些,別再捅蔞子了」。沒想到有一次忐忑不安的跟G到龍洞這位於東北角海岸上佈滿嶙峋巨岩的天然鹽場體驗攀岩之後,

J居然多次主動邀我參加會裡的活動。

 

    這半年多來跟大家一起練習攀岩,所有的一切我全然陌生,不知道要學

什麼,也不知道要怎麼學。我猜想大家也一樣不知道怎樣教我。可貴的是從穿安全吊帶、

認識溝環、打繩節,到徒手攀登、普魯士攀登以及其他各種攀登和下降的技巧等等,大

家都認真而仔細的指導我,並不因為我學的慢或做不好而放棄教我,或者乾脆替

我做。他們沒有給我任何壓力,但每次卻都認真而確實的要求每一個細節。 能踏踏實

時的學,是我最大的滿足。

 

    五人小組一路說著、笑著、吃著喝著,我也一路猛喘著, G穩健的帶領

W大哥和E大哥幽默的暢談多年來驚險兒豐富的登山經驗和見聞,我們的C一面在前引路,一面與大家唱和

,我則神遊、驚嘆於他們的故事之中,漸漸忘了心中殘存的疑慮。

 

    七月七日下午返回久久山莊的路顯的很長。 清晨出發時,兩位大哥說下午

會下雨。果然,先是聽見遠遠的悶雷,然後越來越近,閃電伴著雨來了。收起輕

鬆的談笑,我們迅速下山。天越來越昏暗,雨越來越大,巨大的雷電轟隆隆的當頭霹下,頭頂一片閃

光,天地彷彿都要爆裂開來了,山徑成了小水溝。我努力前行,一心只想早些下山,忽然G回頭問我「

你是不是很怕打雷」? 我呆了呆,承認了。 「你怕也沒用,急也沒用,你

只能穩穩的走」 ,他嚴肅的說。我立刻收回下飛了的魂,好容易才走回山莊。

 

脫下與一發現裡面並不比與一外面乾,換上令人感到舒適異常的乾衣服,累的攤在床上。滿肚子狐疑的問G怎麼知道我怕打雷,「你的腳步都

亂了,不停的踩我,登山杖也不斷的往我的腳上搓,重量也往我身上壓,其實你

急你慌有什麼用」,他想當然爾的說。

頭一日長途車程之後,傍晚開始從登山口重裝摸黑上行,到達山莊已是晚間九點多了,躺在大通鋪上,16皎潔飽滿的月光灑落一室,不知味合,我徹夜未眠。

兩天璣壘的疲勞,這嚜樣的一夜使我還沒有到就寢時間就已經睡著咧。

 

    回程的車上,因為暈車,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著。十六明亮的月色;3050

高地寬廣起伏的草原;壯麗的聖稜線;風化中的大壩主峰,以及我所看到、聽到

、感覺到的,都一一浮現。 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時,所有的有生命和無

生命的一切,無論他們以怎樣的姿態存在,都是天地在憶萬年的悠悠歲月中,以

他無所不在的力量造就出來的。這是何等的壯闊;何等的憾動人心啊!

無論你是怎樣的英雄豪傑,在大自然面前都必須謙虛。你會餓、會冷、會累,你

怕變幻莫測的天氣,你背負不了多少東西,爬不了太高,走不了太遠。

  「你急也沒用,慌也沒用,只能穩穩的走」,我沒有退路,不能逃避或耍賴,

只能收斂心神,老老實實的往前走。登山旅行如此,人生亦然。

 

    我的體重加上裝備,剎不多六七十公斤重,我帶著這個重量走,他是我生

命的重量,G分擔了這個重量,全體的隊友也分擔了。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