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小品文 系列 1
 

這些靈修小品文章的作者為一位盲人。由於目前中文盲用電腦系統在中文輸入法的校對方面尚有許多問題,因此讀者在觀看文章時,可能會發現筆者有許多用字用詞上的訛誤。但是為了忠實呈現原筆者的文章,本網站的編輯者未將這些訛誤加以校對。(或者,讀者也能因此而些許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戰及不便)。若造成閱讀上不便,請您見諒。  
 

一點都不寂寞    2007/08/24

前幾日看到這樣一則報導:
諾貝爾獎得主被當乞丐趕
(陳文和/綜合十七日外電報導)
瓜地馬拉的一九九二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竹女士,十四日穿著馬雅族印
            地安人傳統服飾前往墨西哥坎昆五星級的「珊瑚灘大飯店」參加國際會議時,竟被飯店工作人員誤以為是乞丐或沿街叫賣的小販而慘遭趕出飯店。
珊瑚灘大飯店員工將她趕走一事,再度凸顯中南美洲國家對於印第安原住民根深蒂固的歧視。這起事件最後因有其他賓客認出孟竹出面協調才化解。

據準備在飯店訪問孟竹的記者羅美洛指出,這已經不是孟竹第一次遭飯店人員驅趕。珊瑚灘飯店的建築與擺設主要以仿馬雅文化來吸引觀光客,然而,對於具現馬雅文化的馬雅族印第安人卻始終抱持歧視態度。

感想:
真好!
 人們生活在這/無奇不有的 "彩色世界" 還真是一點都不寂寞呢。 
「他是誰,
他不是那個木匠的兒子嗎」,
他到自己的地方,
自己的人卻不接待她。
幸好這些遭遇耶穌在兩千年前就有過了,

耶穌是神的兒子尚且如此,

我們這些無名小子所遭遇的就根本不足掛齒了。
 

 

 

不會飛的蝴蝶   2007/08/16

我的聯想:
我們常常自作聰明,以為「天地不仁」,
 
總是用自以為的聰明才智來看待生命,替天行道。
於是出乎意料的始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失去上帝原先賜與時的美麗祝福和計畫,

以致一生只能拖著沉重的身軀在地上爬行,

永遠失去在永恆的花園裡飛行的機會和能力。

如果那個邦蝴蝶破繭而出的人知道上帝原先的設計,
他一定會在一旁屏息凝望,
見證這一幕撼人心玄的生命其機。
真想掉眼淚
 

 

 

醜的變為美    2007/08/15

對,很多時候我們用自己的眼光或人的角度看週遭的飾物和人生境遇,就會覺得這個苦,那個田;這個醜,那個美;這樣有福,那樣不幸,

但是,那畢竟只是我們因著某種腳色、地位、年齡、處境等等背景而產生的,其實都是很有限很片面的。

事過境遷之後,月曆增加之後,常常會發現,美的變為醜,醜的變為美;以為有福的變成不幸的根源;以為倒楣的反而成為祝福。 

我想上帝不管把我們放在什麼環境,都有他的用意,只是我們不一定知道霸了。因此,要珍惜,要感謝,學會上帝所要我們學的公克,完成他在我們生命中美好的計畫。 

 

 

 

和耶穌一起長大   2007/8/5
可笑的人啊!為什麼哀嘆?
 
你是什麼人,看到十字架上的人子嗎?
所受的算得暸什麼?

傲慢的人啊!掙扎什麼?
你是什麼人?
看到馬槽裡的聖嬰嗎?
為什麼不能夠在你的無能軟弱之中?
你本是如此不是嗎。
為什麼要逃走?為什麼要強狀有力?
為什麼不好好
`安靜?
雖然一直很努力,今天更相信網後,
就算被排擠孤立和漠視,會更家坦然無懼,
因為耶穌是朋友,是保證一切的師父。
雖然一直以為我可以,今天更相信往後,

不需奮力維護,

可以勇於承認弱點和需要,並且接受人們的任何態度和眼光,一步也不逃離躲避。
感謝上帝!我將與馬槽裡的耶穌甜蜜的相遇,和她一起被人餵養,和他一起長大成熟。
你會看到,我依舊是這般可笑,這般傲慢,
但是,我已經上路。

何等歡喜!
何等滿足! 

 

 

願意到萬華服事的台大基督徒姐妹  2007/6/24

今天主日,有一位我不認識的姐妹,台大畢業,很年輕, 在教會工作了兩年, 即將投入萬華區的服侍。

他說:想到很多沒有得舊的靈魂就很難過,這個社會把人們切割成一塊塊的, 希望能夠跨越。他說:人家都說我很有愛心,我絕得其實是上帝要讓我看見她的榮耀和作為,就在這些遊民和妓女身上。他分享的經文是一段福音書的經文:在黑暗中的人看見了大光,有大光照著他們。 

他的分享使很多人都很感動,我也一樣,上帝在向我顯明祂的應許, 要將珍李傳餘萬邦的應許。

真的讓人絕得很安慰。

 

 

 

無題   2007/06/15  

「我剛去看他,他…,醫生說`…。」

悶熱的下午,滿身是汗的跑到教會跟傳道說。「幫他禱告,小孩子沒有什麼反應,我實在不會…教會可不可以… 是不是有人可以……,或者有什麼可以給我看看… …」。「我會聯絡看看醫院是否有牧師,… 不然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去。」傳道輕而易舉的給了我滿意的答案。

不知道是過度緊張使然,還是太興奮了,我不能不好好的走一段路。 贏了!竟然就這麼簡單。我有教會!教會還連著教會,一個個連起來! 我是很軟弱,但是我大哥很剛強, 我是很無能, 但是我老爸是全能的。怎麼樣, 閉嘴吧,撒旦, 現在就給我滾的遠遠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要去看他,為什麼一定要幫他禱告。之前學校一個禮拜內死了一個,還有一個跳樓,這類事情夠多了。

沒錯…, 沒錯…, 但是上帝愛他,只要得救,就會變得完美無暇了,那日子很快, 我知道會很快的。

一定要常常記得, 越是頭痛的人,越是應該想辦法讓他信主,只有這樣對付,問題才能真的解決,不然就永遠如同芒刺在背。歸入主的名下,你我或許仍然令人受不暸, 但是最後總有一天, 那日子到了,一切就都解決了。在此之前,因為預見共有的永恆與聖潔,彼此的隔膜似乎也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點名的時候   2007/05/27

星期四晚上,陳牧師說, 耶穌藉著叫拉撒路死而復活來說明「復活在我, 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師母說,只要蓋上印,就不要懷疑,那都是撒旦的謊言,所以要常常到教會。

在寧靜的夜晚, 一起清唱「點名時候」

一首輕快活潑的進行曲, 我有這首歌的CD 不過只聽懂副歌。

沒有任何跡象,也完全沒有想到,我沒有哭,眼淚卻流個不停。

大概是看我掉淚, 牧師讓大家讀一次歌詞給我聽,不過那時我還是沒聽懂。

該哭的時候腦袋空空沒有眼淚,明明好端端的卻會措手不及的來個大漏水, 真麻煩。

這兩年,經過了一些生離死別,一些風暴,我常常跟上帝說:如果這是主祢的計畫,祢的旨意,我接受,我們沒關係的

「主耶穌再臨那日,必要高聲吹起號統,那永遠光明… ,凡是上得舊的人必在那邊一同鄉會,在那邊點名我亦畢在其內。在那邊點名的時候,在那邊點名的時候,在那邊點名的時候,在那邊點名我亦必在其內。

凡信主而死的人必再納日復活,大榮耀燦爛光輝何等光榮,盟揀選得勝的人都在天空一同鄉會,在那邊點名我亦必在其內。在那邊點名的時候,在那邊點名的時候,在那邊點名的時候,在那邊點名我亦必在其內。」

其實,很多事我還是不懂。

但是,好像上帝在輕輕的說「孩子啊,到那日你會和很多人相聚的。我已經讓耶穌承擔了一切,我不會叫你受苦的,到那日,我點名的時候 ,你會在那裡, 你要大聲答「有」阿。」

 

 

 

如果   2007/05/22

如果心灰意冷沮喪不已, 如果想乾脆死了算了, 就要想起以色列民在曠野的報怨;

就要想起那些當他們最後的日子到來,要把孩子一起帶走的父母。

 撒旦在竊笑:「 我說沒有希望的, 對了吧? 人是無助的, 沒有辦法的, 對了吧?你自己也還是承認了不是嗎?

不管黑暗有多深,抬頭看,會有光亮。

如果,可以在最黑暗的地方看到光,上帝的光,上帝的映許,

我一定要看見,在最黑暗的地方,  撒旦就會永遠永遠的幣嘴。

如果禱告: 主啊! 我要… 。怎麼能夠完全、 怎麼能夠沒有遺漏?怎麼知道所要的正是上帝的計畫呢?

如果禱告: 主啊! 求你挪去這杯。怎麼知道哪最偉大、最完全的計畫是否因此耽延?

因為殷殷期盼, 所以禱告的時候就熱切的相信, 現在就政在神偉大的計畫之中,神的計畫正在一步步實現, 那個現在我們還不知道的計畫。

因為殷殷期盼,因為熱切相信, 所以禱告的時候, 除了「願人尊你的名為聖… 」, 除了哈利路亞, 沒有別的了。

 

 

 

澳零批克運動會  2007/05/20

還有一年,不過你已經可以想見, 2008年北京奧運的盛況。

萬頭鑽動的競技場上, 選手們卯足全力將畢生努力付諸一搏,

教練團、醫療團屏息盯著嘔心瀝血調教出來的選手,

成功摘冠,凱歌高奏,國旗飄揚;洛敗居後,黯然垂淚, 舉國惋惜。

以前常參加殘障運動會,有了獎金制度之後,就 決定不再參加了。

 奧運轉播節目振奮過我,選手服用禁藥日益頻繁, 就對之失了興趣。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奧運成為選手和教練們獲取名利的昶所,成為朔造與追逐運動明星的舞台,成為企業財團的生財工具,成為國曆的展現,成為另一型式的鬥爭角力。

餵了獲勝,常常不惜付出巨大的代價。

裸身在原野上賁跑、跳躍、推直飆槍、鐵餅、簽球,

古希臘人曾經位此停止城邦之間的戰爭。

獲勝的選手所贏得的試代表最高榮譽的桂冠,

不是貴重的金銀,而是隨處可得的月桂樹的葉子編織而成的。

帶來的是榮譽與和平。

每一次在天地間忘情的邁步、騰越、轉身扭腰伸展,

都當是人們以年輕健美的身軀向著愴造他們的主線上生命的讚頌與美麗的獻祭。

在這動人的時刻,人們當要忘卻世間的一切,當要記起與上帝在伊甸園中最初的相聚才是。

 

 

 

給一位代課老師:     2007/05/07

XXX不可憐,你不要掉眼淚,你說過三千寵愛於一身不是嗎?

這些小朋友或許難於進入一般人的社會,或許難於功成名就,甚至難於獨立照顧自己,但是他們的純真與無偽反而常常給我們這些長於世事的人安慰和快樂。你說的狠對,他們真是小天使。我常想其實可憐的人是我們,真該位自己掉眼淚才對。

 

那個瞎子摸象的故事很有趣,人們在這花花世界裡往往入了各式各樣的迷惑,掉入一個個陷阱而不自知。

但是這些小孩子不會,因為他們不懂, 誘惑就難於進入他們的心靈。

 

謝謝妳給我那麼多鼓勵與支持,成為一個盲人真的很辛苦,但是活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要經歷各式各樣的艱苦,總統有總統的難處,小老百姓有小老百姓的困難,生命就是如此,每個人都是一樣,每個人也都有他留過的淚水與汗水。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一樣的好,也一樣的壞。

 

分享的快樂是加倍的快樂,很高興你喜歡、愛護這些小朋友,他們成長的喜悅有你來共享就更加美好了。

 

(給一位桃李滿天下優秀的退休名師。短期代課兩個越之後,他告訴我,這兩個月對他的生命和人生產生了強大而劇烈的搖撼和衝擊,這是她從未預料到的。他說,這需要一段時間來咀嚼與重整。)

 

 

 

怕黑    2007//05/05

你怕嗎? 什麼樣的人會怕呢? 為什麼怕?

三年級的XXX常常要人陪, 午餐後總要等人一起回教室, 刷牙的時候寧願等, 也不願意自己到後陽台的水槽刷, 叫他回教室拿東西, 不是要求陪伴, 就是一路老師…老師…的大聲喊叫…。不管怎麼安慰,再三股利 ,甚至強迫他都沒有用, 一直不知道怎麼幫她。前兩天他去上廁所, 又是這般無助的大呼小叫,帶他回來後,終於決定了, 就問他:你是不是很怕, 才這樣大叫?我告訴他:我小時候, 像妳這麼大的時候, 也跟你一樣, 我媽媽叫我到樓上拿東西, 我就害怕的不得了, 後來有一天有一個小朋友跟我說「每個小朋友頭上都有一個亮亮的光圈, 還有移位小天使隨時隨地跟著他, 我們看不到他, 但是不管走到哪裡他都一直保護那個小朋友」, 我聽了以後就不再怕了。他立刻說:「我阿媽叫我去拿東西的時候我就是這樣好怕, 真的有小天使媽?」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下課了, 他沒有等我的答案, 不過我知道他的確聽進去了,以後就安心踏實了吧, 非常希望是這樣。

上學年擔任導師,上社會課的時候帶著三四個八九歲的小男生參觀宿舍順便教XXX摺被子。他們興奮的又跳又叫,上課時間,諾大的宿舍裡靜悄悄的,  到了樓梯轉彎的時候, 小朋友突然同聲驚叫起來,縮回我身邊, 問他們怎麼了, 他們齊聲說「好怕」。怕? 我不明白。「不要怕阿,老師在這裡」。他們亦步亦趨小心翼翼的跟我走,不再自己往前衝。

有天放學, XXX到練琴室, 知道我要離開了,他緊張的拉著我說他會怕, 我告訴他, 不用怕, 旁邊就是教務處, 很多老師都在那裡。他驚恐的說: 可是我怕, 好黑。「嘿?」 「怎麼會呢? 現在天還很亮很亮,你感覺到了嗎?太陽好大好熱呢」, 我說。

OOO--需要練習上台致歡迎詞,我叫他跟我到準備室,他嚇得大叫,拼命抗拒。好不容易讓他安靜下來, 不解的問他為什麼這樣。他心有餘悸的說: 我怕你叫我自己坐在這裡」。「自己坐在這裡不好嗎?不用上課,可以一直說508(他整天心心念念的公車)都不會被罵。」我一邊問一邊偷笑。 「不要, 我自己在這裡好黑」他堅決的說。

從來沒聽哪個全盲的人說過怕黑, 這幾個小朋友都沒有視覺,怎麼知道黑不黑, 又怎麼會怕「黑」?我非常的震撼。 對於一般人來說, 「嘿」是光線微弱, 是沒有光線,是看不到週遭的環境和目標物。對這幾個小朋友來說, 「黑」,是遠離人們, 是聽不見, 是空曠與靜寂。

 我也怕「黑」, 很怕!怕遠離, 怕聽不見上帝的聲音。

 

 

 

俄羅斯大地    2007/4/23

她不是記憶中被冰凍在內陸的狼。「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這個攏長冷酷的名子好像要把人用紅色列車帶往荒蕪冰凍的深淵壓碎似的。白色的酷寒, 無止盡的延伸,成為一個黑洞,全世界都哆嗦。這不是真正的她。她是,卻也絕不能是戈巴契夫、葉爾欽…的,我這樣熱切的想。

對俄羅斯其實並不了解,

甚至是陌生的。腦中的俄羅斯幾乎只是柴可夫斯基的一些作品以及某次在古老的俄羅斯正教禮拜堂參與的禮拜。主要的還是幾年來寥寥幾本圖書館借閱,匆匆而過,甚至沒讀完的十九世紀俄羅斯的紋學作品和陸續購買的七張民謠CD鋪成的。

我不會分析作品,常常不懂人物間的對談和自白,也不知道歌者演唱的內容是什麼,但這已經夠了,足夠震撼靈魂,相信這才是真正的他們。

在黑龍江買的「蘇聯懷舊金曲」,一套兩張CD總共有四十多首曲子。「精選」的意思就是氣死版權所有者,從許許多多CD裡面選出來的京華組成的大雜燴。

從配器、 歌手、 團體的多樣性和錄音的不統一性 ,更將這類出版品的特色顯露無遺。

他的一致性再於聽起來應該都是幾十年前的錄音再展轉轉錄的。

他不是大雜燴, 而是大補帖。

還不認識主以前,常常想: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唱些什麼?為什麼這樣唱?

他們既不高貴也不優雅,甚至是風塵僕僕的。

和一些地區的人們一樣,生活環境遼闊而艱困,但是他們不一樣。

你聽見他們的浪漫勇敢、熱情堅毅,你聽見他們堅定的腳步聲在荒野的風中來了又去。在艱困中嘆息,在冷冽的冰封中烈舞。你聽見他們生命的底層有一種謙遜,有一種壯烈,有一種承擔,他們自持,鏗鏘有力的走著。儘管風塵僕僕飽經風霜卻越發顯得高貴。

他們是農人、是村婦、是小兵、是流放者…。

在曠野理他們帶著枷鎖沉重卻堅定的不停前進歌詠。

原來他們是卡拉馬駐夫,他們唱著復活的歌!

我們也是卡拉馬駐夫,也當楊聲高唱復活的歌。

 

 

 

童聲的聯想   2007/03/31

英國微風少年合唱團:我傭有的是「求主垂憐」和「青鳥」兩張。是英國幾個頂尖合唱團的各聲部主唱組成的小型男童合唱團,無論整體或個人,音色都非常精緻純淨優美。聽他們唱,有的潔淨純然,有的神聖尊貴,有的理性莊重,有的冷靜中帶著發自深處的虔誠, 猶如小先知小祭司的禱告獻祭。

 

很多獼卅或者經文歌曲的演唱是由男聲合唱團和男童歌手組成, 這種童聲聽起來品質絕對毋庸置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莊重肅穆內斂的風格而產生一種修道院裡苦行僧的味道, 他們是上帝的忠實僕人。

 

維也納兒童合唱團: 我只有一張圓舞曲, 一張世界童謠與民謠, 沒有聖樂。掘得貴族氣息濃重, 團員音色年齡相近 非常一致合諧,呈現出全然精緻優雅的質地。好像一個充滿上層階級的白領教會。

 

法國聖馬克大教堂:團員有男孩也有女孩, 有兒童也有青少年。我有三張專輯。 不同時期團員的組成以及演唱技巧與成熟度不同,呈現出來的品質與效果也不同,這在其他兒童合唱團裡也有這樣的情形,因為兒童何青少年的身心都處於快速變動的階段,但這個團體特別明顯。有的曲子主唱已達顛峰,其他團員則表現頻頻,成為一枝獨秀。有的是幾個主要聲部很厚實成熟,主唱卻顯得較薄弱。有時聽的出幾個主唱都很有演唱家的雛型,也都很努力,但是容易顯得各唱各的。整體來看不夠協調,好像一個臥虎藏龍,但是還不夠合一的教會。

 

巴黎木十字兒童合唱團:團員同樣有男孩有女孩,有兒童也有青少年,且國籍、膚色不一。團員們的音色差異最大,有的幼嫩可愛, 有的陳靜柔軟, 有的羞怯文靜, 有的直樸率真,有的撒啞青澀,有的活潑跳躍, 有的單純敦厚。而且聽得出他們不同的性別和年齡。或許是選曲的關係,沒有某位單一固定的主唱 ,常常是你唱我和互相襯托,所以才能凸顯出那麼多樣的個別特質以及豐富多變的搭配組合, 好像每個人都是主角之一。個別差異那麼大的團體, 聽來不僅豐富合協之至,且格外動人。他們的歌聲像一個完美的教會,雖然每一個人都不一樣,然而卻互相成全,完全合一。

 

 

 

溫柔的戰士   2007/03/28

生日的前兩三天快醒時夢見站在海邊, 有很多人把網拉上來, 往裡有黑的和白的魚, 網子緊繃, 魚多得要滿出來了,有很多魚好像是白的, 儘管不是大家所要的,我仍是喜樂之至。

醒來時仍依戀著那鮮活的喜樂之情, 憂傷與孤獨已經佔據我的心靈很久了, 多希望能抓住、 停留在這喜樂之中,並將陰鬱一掃而去。我問自己這是什麼夢? 「得人如得魚」, 腦中浮現的是這樣熟悉的一句話,太熟悉了,場景似乎來自聖經, 所以這的念頭顯得過於匆忙草率 ,但沒有時間多想, 必須快快起床了。

一直不喜歡聽到得人如得魚,太企業了, 但是那喜樂將使我對之難以忘懷。

求主安慰我醫治我, 求主加添力量,使我在每一個角色上都輕易捨棄私慾,認真的對待每一個出現在我身邊的人,表現出基督徒應有的胸懷與言行。

求主幫助我時時記得那條吐著猛烈毒液的蛇, 戰鬥才開始呢。

處在這撒旦環繞的世界, 靠著聖靈, 隨時警醒穿戴全副軍裝,表現合宜, 繼溫柔又剛強 懂得順服的意義,在真理裡站立得住, 靠主得勝有餘。

 

 

 

全家不是我家  2007/2/24

我們已經搬到三峽,
新社區在重劃區裡, 環境很好,
現在推出的新建案都要努力強調一種「優雅」和「世界級」的高貴氣魄,
 
什麼「劍橋」; 巴黎」,
 
大學」,「達人
所以大家也都好像應該要盡力顯現出很高貴的樣子。
不知道這樣是不是要讓住在裡面的人們
覺得比較安慰一點?
回一次家得花點時間,要是搭高鐵,都到高雄了 真奇怪, 遠的很近, 近的很遠。
從大門進去到開自家的門,真是一門又一門,
這裡按一下, 那裡感應一下,一關接一關。
電視上說「全家就是我家」,
我看應該是, 全家都說這不是我家。

 

 

 

會問「好不好吃」的麵店  2007/1/29

快放假時去吃牛肉麵

老闆室個很老的外省老伯伯, 老闆娘是閩南人

牛肉麵很樸實, 一晚八十五塊,

料很實在, 肉多得好像怎麼吃都吃不完 湯很ˇ嫌,吃起來很傳統。

老闆喜歡講話, 只是我聽不大懂,聽不懂反而很有意思

 店裡沒電視, 他們聽國語老歌, 老得牙齒都要掉光了的那種老歌,

吃完還問「好不好吃」的老店

擺了三四十年的攤子, 最近有了店面

真是一家標準家庭式的店

湯友時太濃友時比較淡

肉有時後是塊狀的有時候近乎片狀

有時候比較硬, 有時候俏到好處

有依次點了一份燙青菜

老闆說燙青菜是一半小白菜, 一半大陸妹

有這種賣法的嬤?

老闆娘端了一大碗公給我,就向莊面的碗公一樣,  嚇了我依大跳

怎麼這麼多

他說: 我們的燙青菜就是這樣。

拜託, 怎麼可能有人吃得完嗎!

結果那一餐大半都打包回家了

真是一點也沒有生意頭腦

 

 

 

燦毀    2007/1/28
約瑟的哥哥們把他賣到埃及,多年之後,他因此而就了全家。

約瑟說:  我怎麼能代替神的意思呢? 你們原來是要害我, 但是這原是神的意思,為了要派我先到這裡,以保全大家,成就今日的光景。

約瑟又說了許多親愛的話來安慰她那些懼怕他報復的哥哥們。與先知約拿不同,他明白神的心意,他超越人的恩怨。  

我感到無力, 因為我憤怒 

我絕得不公平, 心理不平衡,

求主憐憫我的自大和霸道,

求主廚去我自以為是的掌控欲。

只有主, 你自己才有支配帶領的權利和智慧。

我指責這人, 批評那人,

我絕得自己很委屈, 別人對不起我,

我有什麼權利判斷別人呢? 正如別人有什麼權力判斷我?

主啊!感謝妳讓我想起約瑟的故事。

主啊! 求你叫我深深董德只有妳才有權利判斷世人,

求你幫助我徹底放棄論斷。

罪人之間只有彼此饒恕, 因為你說: 用什麼量器良給人, 人也用什麼量器良給妳。

主啊!幫助我在批評別人眼中有刺的時候,能先看見自己眼中的樑木,幫助我,追索別人的債之前,先想到擬早先所免除我的。

主啊! 求你幫助我, 能無條件免了別人的過錯, 不與人計較, 因為, 你叫我們要免了人的債, 如同妳免了我的債一樣。

球主幫助我, 因著妳免了我的債, 我也免了弟兄的債。

球主幫助我, 球主將妳憐憫我愛我的胸懷放在我裡面, 使我能以此對待那些我不喜歡的人。

球主讓我向約瑟一樣成為別人的祝福。

對於不喜歡的人,得罪我的人,不是要報復、奏組,也不是要等著神來審判,

只有位他們禱告,球主的愛降臨到這些人身上,使他們蒙恩得救,

於是這世界就要更美好,所以要這樣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度降臨,

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歡迎轉載,但請來信徵得同意,謝謝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