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小品文 系列 1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盲目    2008/02/26

「当眼睛正视前方不动,每个仁所看到的上下左右的最边缘都不大一样,但是每个人都会认为他看到的就是完整的,就是正常的样子」光学师很有耐性的解释着。

我懂,可是现在你在我眼前是完整的一个仁,并没有什么地方黑掉或消失了阿」,我追问。

光学师于轼要我看着她的鼻子不动,

这下子我发现它的嘴巴不见了,不是变黑,而是没有看见。

我以为我只是看不清楚但视野还很广。确切的说,是缓慢的退化过程使我一直没认真想过,也没注意到视觉缺损的范围和程度已远超过我所以为的。

而其实这也室因为不易查觉无从比较而习以为常使然。何况我根本不知道怎样叫做正常。

「如果你走路走太快,眼睛来不及搜索,就会撞到东西」,她说。

「没错,我就是会不自觉的越走越快」。

唉!这就是所谓盲目的往前冲。

盲目的人如果知道自己看不见危险,就绝不会径渍往前冲了。

「你走路的时候要把头抬高一点,这样你会看到电线杆的底部,就不会撞到了」,医生说。

如果是这样把头抬高,那我不是看不见路面了妈,我想,只有手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朋友们说的队,拿给别人看阿。

我得养成使用手杖的习惯,让手杖位我探路,保护我的安全,

不要再嫌磊坠麻烦又没有效率,不要只再我认为需要的时候才用,不要再依靠我自以为管用的视觉了。

何况这可不是一根普通的仗,他可以有优先通行的权利,大小车辆也都得暂停或让路呢。

没有,你没有看到,只是妳习惯了,你就以为你有看到」,难得医生这样坦承的跟我沟通。

医生们在考虑病人心理的承受能力而含糊其辞时,实在也该位了病人友自知之明儿像这样据实以告。

 

 

 

恐怖小说    2008/02/17

最近读了新潮文库的莫泊桑短篇小说第九级。

很写实,但没有救赎与安慰,只有毁灭无助与疯狂,

读了让人很不舒服, 很折磨,尤其事「山上旅店」,所以没有勇气崇读或在细想。

他用文字把人一刀刀颇开,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没读过恐怖小说,但是赤裸裸的人性和一颗颗扭曲重创的心灵实在是够吓人,也购使人痛苦的,难怪莫泊桑自己最后会住进精神暸养院。

之前读过杜思妥也夫斯基的短篇,与莫泊桑的相比,虽也有令人唏嘘难过之处,甚至也很沉重,

但是,整体来看杜思妥也夫斯基的作品会让人在类中看到希望,得到慰藉与温暖。

我想,或许我还是先看「 保护级」的作品比较妥当,等以后再考虑让莫泊桑的其它作品带我细观上眼在这世界的人性百态。

 

 

 

过马路    2008/2/1

大小车辆来来往往,狭窄的马路加上希历历的语和车辆冲击建起的水花声,引擎的隆隆声于是更加巨祂的压迫感。

站在斑马线的这一端,发现这里不是十字路口,似乎没有号志灯,车流大,一点也没有要减少的样子,看来是找不到足够的空党让我可以在安全的距离下穿越过去了。

展开白手杖正打算以之开路保护过街,脑中忽然浮现某次要走上人行道十手杖

被一辆擦肩而过的脚踏车辗过,手杖于是湾区德无法使用了的情景。

可笑的很,这个念头居然使我一边看着演前疾驰而过的车辆,一边踌躇的站在园地。

但是,这里没有红绿灯,车子是不可能停下来的,难道我就一直占在这里吗?

当然不。几秒钟后,我伸出手杖,不自觉的屏息,专注而比值的网钱跨了出去。

于是,轰隆隆哗啦啦的巨大声音不在逼近,烦我所要走的前方那几步路就这么位我控了出来了,我就这么安安全权稳稳当当的通过了马路。

忽然忍不住开心又满意的笑了出来,所有的车辆都停下来,等我这么大摇大摆的过马路,那我起不向个大将军吗。

 

伸出仗,凡走过之处,两边的车自动停下,大将军就从中走过去。

我哪是什么大将军阿,更不是交通警察,有什么办法叫车子停下来?

就光光是这么样的一根脆弱而不起眼的白手杖又有什么用呢?

然而,在那嚜个静寂的某处,两旁的车辆变成垒起的水墙,丛中川悦而过的是当年走过红海的以色列民。

懂了,原来如此,又忍不住格格的边走边笑了起来。


 

默想域越节与受难复活  2008/01/24

委屈与愤怒简直要使我暴跳如雷的炸开来了,解果是醒了。

时间早已在不该如此沉睡的时候,才关掉闹铃缩回被窝咪一下的,惊讶的以为是手表坏了。

带着梦境的震撼,默想域越节与受难复活。

主耶稣再域岳节的那一页,已经实践了耶和华当初设立这天的玉表,

受难三天之后的复活,战胜了死亡。

「祂胜过死亡」,死亡是什么?是灵魂的灭亡,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大的灾难吗?

当祂以那样静默的姿态迎向这世界的一切,让罪恶与奏组,让羞辱与控诉,全部临到她,

祂宣告的是这世界的一切损害人的全都犹他承受,

而他已经舍弃生命,穿越最黑暗的伸冤,宣告位人们赢得永恒的生命。

所以,这世界会商人生命的我们不用再怕,他不能真正伤害人,

我们的灵魂稳稳当当的再主耶稣得胜的国度里。

所以,在这世界上,我们勇敢,我们安详,我们能够去爱。

我们可以期许向祂一样。

 

 

 

不是林黛玉   2008/1/22

一位奎五无比头发花白,将要退休的男老师告诉我:
「这是一个小女孩把裙子拉起来,就像很多小女孩一样董妈,她怕碰坏了花」。
阿呀,我的天!难道她是林黛玉吗?

 早上把他放在桌面上努力看个够,
很希望看久了,影像可以变的更具体鲜活。
脑袋空空盯着屏幕好半天,
不知道她的表情如何,我猜多半是爱惜吧。

  「耶和华善待万民, 他的慈悲, 覆庇他一切所造的.(诗篇145:9)

 就这样,所以,她不是林黛玉喔。


 

 

 

 

Donal Zolna一样的一幅画    2008/1/22

黄色的帽子,白色的衬衫,
一年级的小朋友背着大大的书包,
小女生穿着深蓝色的百折裙,双臂环抱着同学的腿,
她用身体支撑,不断更换重心,把一直要往下滑落的同学努力顶上去。
小男生穿着蓝色短裤,被推着抬着,
一只手握着听筒,另一只手笨拙的把铜板腮进公共电话的投币孔。

 在放学的路队里,随着队伍走过通往校门的穿堂,
这一幕,印在记忆里,穿越童年直到现在,经久不褪色。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