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小品文 系列 1
 

 

这些灵修小品文章的作者为一位盲人。由于目前中文盲用计算机系统在中文输入法的校对方面尚有许多问题,因此读者在观看文章时,可能会发现笔者有许多用字用词上的讹误。但是为了忠实呈现原笔者的文章,本网站的编辑者未将这些讹误加以校对。(或者,读者也能因此而些许的感受到盲人朋友生活上的挑战及不便)。若造成阅读上不便,请您见谅。  
 

 


 

24601   2009/5/24 

不要叫我24601

我有明子,

我是尚万强。

24601 是罪犯,

尽管努力成为一个好市长,

尚万强仍被叫做24601

2460124601!

也不用掩饰,因为我们本来就是,

又何必遮遮掩掩的!

 

啊呀,原来是这样!

叫我什么其实都可以无所谓的,

上帝早给过一个名子,

那才是我所应该在乎的。

 

 

 

尼古拉   2009/5/6

那样依个没有安慰和出路的时代,

人们无法从统治者手中得到生存所需的滋养。

那样一个宗教成为剥削者七世道民之工具的黑暗时代。

人们什么也看不到得不着,

只有和自己一样千千万万的老百姓,

于是决定相信没有人、没有神,只有自己才可以就他们自己。

 

一个美好的新世界在他们的脑海中建构起来。

那些巴威尔、安德烈、尼古拉...

一颗颗纯真赤烈的年轻心灵所热望着的,

先驱们没能望见浪潮涌向何方,

他们只是满心相信着。

 

多希望友谁扶起他们来

多希望那些空手赤权的年轻生命不曾失落

多希望一切都还来得急!都还来得急!

 

我们这里也有一个尼古拉,真正存在过的一个尼古拉,

带着那个我们这里人所不熟西的梦想而来,

整顿肃贪,俭朴亲民,建设与起飞,政治的开放,加上曾有过的白色恐怖和婚外情,

留给人们深刻的追忆和迷惘。

 

彷佛巴威尔和安德烈走入了我们的这个时空,

然而,随着尼古拉的脚色和地位以及岁月的流转,

那个我们这里人不熟知的被包装起来的梦想已然开始加速改变面貌,开始趋向于另一个新的方向。

 

有一颗球忽而猛力窜起,忽而摔落在地,忽而质射向球门,忽而又猛力弹出来被抛向另外一个方向的门洞里。

在观众的呼喊声中,他就这么忽上忽下的蹦跳,满场飞来窜去的,

耳边也不实充塞着自己所发出的拼乓拼乓的撞击声,以及那咻咻咻快速非月时的呼啸声。

常常,我们好像那颗球,似乎力道十足,又似乎身不由己的一颗球!

 

实在无从得知尼古拉如何看待自己的脚步和曾经走过的路,

不知道它是不是已经在那宁静中卸下劳苦得着安慰。

 

 

 

不洁净了   2009/5/3        

「看人家这样,觉得自己真幸福」,总有人这样庆幸着。

你看看,你还没有像人家那样,比起来你很幸运了」。

有时候,听到这类以别人的不幸和窘迫来安慰他人或凸显自己该如何庆幸的话语,会张口结舌错愕不已。

我们应该惜福感恩,这是一点也没错的,

有时候看到别人和自己景况相似,也的确就不再感到那嚜孤独沉重。

但是,难道人们就真的因而不再有苦痛,不该再呻吟,就完全痊愈?就因而找到出口了?

对于那些被用来惕励人们的不幸者而言,又当如何?

 

在陆上,在生活中,常常有人问:「你看不到吗 生下来就这样吗?

纳你怎嚜走路? 吃东西呢?

有工作吗?那你家住在哪里?一个仁杼吗?

家里有没有人跟你一样?你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遗传的?.....

」这是习以为常的事了。但有时候发现自己对于某些人冒冒失失的盘问,甚至就像个裁判官似的,颇感不快,鴠却又不知如何应对,如何自楚。

 

你带着罪孽」,「 你的父母、祖先都罪孽深重」,「 你们基因质量不好,你是个列等人」。

我事的。我是我父母生的,身上也没有一点不是从祖先那里遗传来的。

我不洁,羞愧!代代都是污秽的,总归是个人的后裔。

我该被众人用十投打死,这真是一点也不错。

很不喜欢那些未政治人物找理由脱罪乱引用圣经的话,把所有人一并拉下水。但是,想到这里,

甚至继续往故事后面想下去,心理忽然就真的轻松了下来。

 

幸而有肉体的缺陷,时时具体的提醒,才不至忘了自己的苯相是什么。

这是神的美意,我感谢祂。

神曾叫以西结在众目葵葵之下用粪来烤饼吃;卷起铺盖从自己挖开的墙洞出去,叫他路体在接上游行,还噌叫河西阿这个可怜虫取荡妇为七,并且还要好好爱他那可恨的七子。

旧约时代那些该被隔离且要随叟随喊「 不洁净了! 不洁净了!」的痲疯病人怎么样呢?

忽然明白,他们的处境虽然难堪,却因而含有着警世和凸显人们生命景况的作用。

 

看啊! 那些瞎眼的、耳聋劫蛇的,跛腿瘫痪的,还有漏症被鬼附污秽不洁净的一干人啊!

我是他们之中的一个。

来看啊!如此的一台戏。

 

 

 

忧伤    2009/4/8

难过的很,能说什么?

自己先就不好,有今天是活该。

为自己的罪孽过犯压伤了自己,忧伤不能不占据心头。

无力!!

 

一个已经接受基督为救主的人就这么「 无力」?

就这么拥抱着自身的忧伤?

是该忧伤,是该受罪,那个戴维王就是这样。

        

今我忧伤,今我受罪,但上帝仍连续,

基督的血保我在上帝面前无瑕洁净,

就像戴维一样仍蒙喜悦。

 

还是受罪,还是忧伤,但已有平安。

 

 

 

反省    2009/3/29

周五晚上很晚很晚了,朋友说: 阿呀,这么晚了,回家以后奶奶又要...

想起他的奶奶布巾好笑,就揣摩老人家的心情和口气顺口说了一句使朋友觉得很忌讳的话。

朋友很在意,一定要我当场说三次「 呸呸呸」。

我不得不说,所以非常气,非常不以为然。

回家以后在懊恼的同时,忽然想起经上讨论过基督徒吃祭拜偶像之物的事,

我想,自己虽然只是揣摩着好玩没有恶意,但是既然别人很在意,就该诚心诚意的道歉,

如果「呸呸呸」能使他安心,就心甘情愿不要觉得是被迫的了吧。

 

今天的经文再次告诉我,实在不该以自己的标准和想法来衡量别人的反应。

 

 

 

我的良善   2009/3/26

寻求主,只因自知斗不过别人,

我所有的良善啊,仅在于明白剩不暸环境

 

还真是爱煮啊!

 

如果能以强力争竞,还用说,定是勇往直前的!

 

真难过!

 

 

 

祖先在哪里    2009/1/29

「你们基督徒是不是不可以拿香?

也没有一定可以或不可以。」

那是怎样呢?

....那是形式,形式不重要,重点是背后的意义。」

 

不到两岁的XX还在吃奶包尿布的阶段,他满屋子跑来跑去问东问西的。

妈妈,祖先在哪里?

....在天上阿。」

XX连忙跑道落地窗边先开窗帘抬头向天空张望着。

「来,在这里面」,我轻拍着他的小胸膛。

XX跑回妈妈身边拼命要扯开衣服看里面。

当然,他还是没看到祖先。

「是要用头脑去想.....oo的妈妈努力回答,希望他的宝贝会满意。

 

次日,XX指着神龛上的图像问「 那里面有什么?

「阿呀,有什么?有祖先吗?可是....到底怎嚜跟他说好?

就说是图画阿....阿呀..怎嚜..阿呀...XX的妈妈迟疑的回答。

 

如此重视启蒙教育的大人往往不能回答小孩子这类可大可小看似无心的问题。

而大人们自己呢?

其实也往往只是遵循代代相传的习俗惯例,自己也可能不曾认真想过啊。

 

 

 

鹅宝宝的心愿   2009/01/14

小学的时候,课本里有这样的一课:

鹅妈妈带着他的小宝宝在池塘里游泳,

鹅宝宝看着妈妈优雅美丽的模样就很羡慕的问妈妈,

什么时候才可以变的跟妈妈一样。

鹅妈妈温柔的告诉他的宝宝,

不要急,不要急,只要多吃点新鲜的草,多由游泳,有一天就会长的向妈妈一样了。

 

我不评断自己

我知道主爱我

我衷心的愿意努力

那就够了

我可以放心

因为主必带领

 

 

 

驴驹子   2009/01/01

尘土飞扬的郊外,

驴驹子在路旁。

岂可主张自己,岂可轻慢,

无论是谁,自己尤然,

不该店屋损伤,不能为谁所用,

牠是主的驴驹子。

 

牠当保养顾惜,

主要用的驴驹子,

因牠是主的驴驹子,

主要用的驴驹子。

 

 

 

※欢迎转载,但请来信征得同意,谢谢

 

 

 

  
Home Page